一篇食人族电影的简易历史

 

一篇食人族电影的简易历史 www.guaikemov.com

《人食人实录》(Cannibal Holocaust)剧照

警告:文中图片可能会引起部分读者不适。

如今的文化生活简直无聊至极。看看电影里演的:要么是美国大兵对伊拉克战争的厌倦,要么就是《五十度灰》(FiftyShades of Grey)这种培养出一群家暴狂人的玩意儿。满脑子想着捞快钱的专栏作家们,应该为自己没赶上七十年代的大好时光而懊悔不迭 —— 只因当时,一批无比离经叛道的作品正从戛纳和奥斯卡之外的地下电影界涌现出来。

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意大利的食人族电影(cannibal movies)。2013年,随着伊莱·罗斯(Eli Roth)的《绿色地狱》(The Green Inferno)公映,这种电影类型也重新收获主流电影界的致敬。我说的可不是七十年代那种老派的杀人狂电影(slasherflicks),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早已锐气不再;我说的食人族电影,都充斥着性暴力与血腥场景,有动物虐待,也有对土著人充满殖民主义色彩的种族歧视 —— 这种电影简直能触及人的接受底线。

如今,总有人声称自己被主流文化孕育出的亚文化而震惊到;但很显然,这些人绝对没看过《食人神之山》(Mountainof the Cannibal God)、《食人帝国》(EatenAlive!)、《最后的食人族世界》(The LastCannibal World)…… 或是此类型电影中最为臭名昭著的杰作,《人食人实录》(CannibalHolocaust)。极度厌世,道德败坏,再加上超乎想象的种族主义与性别歧视,这才是七十年代剥削电影(exploitationfilms)的底线之所在。但在这一切的残忍之外,也存在着它复杂精致,甚至是充满美感的时刻。

无论是否符合道德,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们再也不会做出这样的电影了。

 

一篇食人族电影的简易历史 www.guaikemov.com

《人食人实录》剧照

其实在很早的时候,食人情节就在电影中出现过,迪士尼的《海底两万里》(20,000 Leagues Underthe Sea)中甚至有一个食人部落;但直到六七十年代,审查制度有所松动之时,更为露骨的电影才得以见于天日。在 Youtube 和 Bestgore.com 那些所谓 “虐待视频” 出现很久以前,《世界残酷奇谭》(Mondo)系列剥削纪录片就已经通过拍摄虐杀动物和猎奇南美洲部落习俗,来满足观众们阴暗的欲望了。

尽管电影制作者们声称,他们只是在如实记录电视审查制度以外的险恶世道;但实际上,他们拍摄的内容却迎合了欧洲人对那些刚刚从殖民统治中解放的 “荒蛮之地” 的恐怖幻想,描绘出一幅残酷世界的图景:在这里,生命不值一文,而白种人才是现代文明的使者。

南美洲土著人的形象,此时可谓是史无前例地进入了西方公众的视野 —— 亚马逊雨林伐木规模的扩大与跨亚马逊高速公路(TransAmazonHighway)的修建,迫使那些偏远部落迅速融入他们躲避多年的现代社会。哪怕人类学家们出版了一系列书籍,热切地澄清这一切不过是耸人听闻,也是无济于事。

戴维·阿滕博勒(DavidAttenborough)甚至在1971年拍摄了一部名为《地图上的空白》(A BlankOn the Map)的电影。片中,他在新几内亚遭遇部落成员,他们立即喝令他滚开。人们猛然意识到了这些部落的存在,并对此怀有强烈的兴趣;作为回报,部落居民却被与传染病和虐杀联系在一起,在那些最为残酷的黑色电影中被塑造为恶棍形象。

一篇食人族电影的简易历史 www.guaikemov.com

《来自深河的男人》(Man from the Deep River)剧照

第一部包含了这些要素的食人族电影,是1972年发行的《来自深河的男人》(Man from the Deep River),讲述了一位摄影师先是被泰国原始部落折磨,而后又被其接受的故事。与其后来者相比,它还算是相当纯洁的。另外,这部电影还奠定了两个食人族电影流派的经典元素:一是 Me MeLai,她是一名缅英混血的游戏节目主持人,此后她一直在电影中扮演赤身裸体,袒胸露乳的部落女子;二是颇具《世界残酷奇谭》系列风格的动物杀戮,杀掉的都是真实的动物(本片中,一只猴子的脑袋被砍了下来)。

这种行径实在是无可辩白。悲剧的是,在这个流传着 ISIS 处决视频的世界里,一切也不是那么令人惊讶。但想象一下,得是多么混蛋的一个人才能叼着雪茄站在摄像机后面,指挥着别人终结这只小动物的生命啊!简直让人难以抑制有踹他一脚的冲动。

当然了,那是另一个时代。

一篇食人族电影的简易历史 www.guaikemov.com

《最后的食人族世界》海报

作为《来自深河的男人》的续集,五年后,《最后的食人族世界》来了。这部电影最终也不过是新瓶装旧酒,但其中食物数量得到了大幅提升:有一条真正的鳄鱼被杀死,又被剥了皮,也有更多的猴子遭了殃。Ma Ma Lai再次扮演了另一名土著女孩,帮助主角逃离她的部落;而当她拒绝对他百依百顺时,他却强奸了他。而下一幕,她居然为他准备起早餐来了 —— 这个剧情,怎么看都有点问题。但这些都不是本片的高潮所在,高潮是,当女孩温驯地屈服于被砍头、解剖、烹熟而分食的命运之时,我们的食人族主人公和他的伙伴却不假思索地大踏步离去。

又粗制滥造,又三观不正。但考虑到当时大多数剥削电影也就是跟踪一下花季少女而已,相比而言,丛林场景反而显现出一种肮脏的现实气息。而且,它就是个恐怖片啊,就该往恐怖里整。

一篇食人族电影的简易历史 www.guaikemov.com

《最后的食人族世界》剧照

《最后的食人族世界》得以红极一时,那些软色情片勾兑些的血腥镜头引来了一批跟风者。剥削片传奇人物乔·迪阿马托(Joe D’Amato)在短短一年之内便交出了《艾曼妞与最后的食人族》(Emmanuelleand the Last Cannibals)和《食人族的爱神》(Papaya,Love Goddess of the Cannibals)两部作品(如果你碰巧喜欢七十年代 3P 片,还觉得用刀子捅女人的阴道无比性感,那你一定得看看后面这部)。

一篇食人族电影的简易历史 www.guaikemov.com

《食人神之山》(Mountain of the Cannibal God)剧照

《食人神之山》投资更高,但剧情也更加诡异。不知道他们从哪儿拉来了斯泰西·基齐(Stacy Keach),还让乌苏拉·安德斯(Ursula Andress)光着屁股演部落女神,被众人膜拜,与她邦女郎的形象大相径庭。

甚至还有一幕,展示了一个男人与一头猪做爱的场面,活剖动物的桥段更是不可能缺席。八十年代的《食人帝国》也是一部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食人族色情电影,它基本上就是借用了琼斯镇惨案(Jonestownmassacre)的情节,只不过加进去几个食人族而已。

一篇食人族电影的简易历史 www.guaikemov.com

《人食人实录》剧照

也是在1980年,食人族电影迎来了真正的巨作:《最后的食人族世界》导演鲁杰罗·德奥达托(Ruggero Deodato)的新作,《人食人实录》:一个纪录片摄制组消失于被称为 “绿色地狱” 的亚马逊丛林深处,一去不回,一名纽约大学教授前来调查此事。电影的前半部分描绘的,便是这位教授的旅途;很快,你就会发现你正在观看的画面并不是那么令人愉快 —— 一个男人用石块强奸了一名女子,然后把她活活打死,这是对她出轨的惩罚。随后,还出现了给一名被钉住的女子强制引产的场景。

虽然这部电影并不适合在周末晚上阖家观赏,但德奥达托确实拍出了风格。电影后半段的伪纪录片画面可是远远早于《女巫布莱尔》(BlairWitch),效果十分震撼(赛尔乔·莱昂内很是喜欢),逐步升级的冲突与恐慌表现也很到位,里兹·奥托拉尼(Riz Ortolani)甜蜜而诡谲的配乐更是堪称一流(而后,他在《亡命驾驶》中亦有表现)。

德奥达托给了剥削片一记老拳 —— 电影的最后一句台词是:“有时我不禁好奇,谁才是真正的食人魔。” 而这位导演本人可是刚刚拍摄了一部包含四场强奸戏的电影,这句话还真是恰如其分啊。

自此以后,这种电影很快也风光不再了。与审查制度的持久战,实在是太过磨人;不过时不时地,死灰中还是会冒出一点火花:2003年,曾有一批小成本烂片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现在又是伊莱·罗斯的片子 —— 不过如果他真想让这部电影登陆院线,恐怕得再仔细剪剪。

一篇食人族电影的简易历史 www.guaikemov.com

《来自深河的男人》剧照

那么,看这些电影的人图的又是什么?很明显,这些东西就是绞尽脑汁来恶心人的,浸渍着主创们最为深沉的恶意,而他们最大的错误就是没生在罗马,还对性暴力 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除此以外,想想当时那些充满时代风情的粗劣摄影棚特效吧,至少,这些电影的制作者们还愿意来到野外摸爬滚打,而不是一切都在工作室里 完成。

对于我们被 CGI 惯坏了的双眼而言,真实人物置身于极端环境中的场景会让我们感到可信。与现今流行的 “干净” 画面相比,这种粗糙而肮脏的现实主义显得相当特别。固然,它们令人不快,但其中却无可否认地含有某种力量。

一篇食人族电影的简易历史 www.guaikemov.com

《最后的食人族世界》剧照

而且,就像所有的剥削片一样,它们是通往未知世界的时间胶囊。这些激愤的电影,正是源于一个激愤的时代。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晚期,红色旅(RedBrigade)曾在意大利猖獗一时,甚至绑架并杀害了著名政治家阿尔多·莫多(Aldo Moro);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这种极端情绪没有登上银幕才算是怪事一桩。不管这些电影有多令人反感,它们都是最为典型的国家情绪的电影化表达。其中的丑恶与悲观,非常符合七十年代的气氛。

还有,它们具有一种古怪而可贵的特质,充分发掘了电影的潜力,把你的承受能力推至了极限,让其他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可以接受了。这才是真正的恐怖电影:在挑 战你对恐怖的接受底线的同时,它们又让你感受到人性的悲哀。确实,关于人们在丛林中释放野性的电影还有更好的,但那些电影在渲染残忍的同时,又似乎有一点 故作高深了。

一篇食人族电影的简易历史 www.guaikemov.com

《人食人实录》剧照

在赫尔佐格和科波拉看来,丛林是让人类显示出衣冠下兽性的熔炉;而食人族电影也是如此,只不过它们有自己的方式。或者说,至少,它们多少反映出了那些七十 年代某种特定观众的模样。以后不会再有人拍摄这样的电影,更不可能让它广为流传;如果不是保护动物法案的出台,天知道恐怖电影变成什么模样。不过可以确定 的是,无论变成生么样,都无法再与那时相比了。

当然了,网上总有些猎奇者,就是喜欢看 Me Me Lai 被滚烫的石头炙烤的场面,这些人也确实变态。但无论如何,这些电影都应该在影史中占有一席之地。在这些狂暴与憎恶中,人们也发现了自己的底线所在,意识到这就是最为不堪的电影了。这种想法,甚至给我们带来一种不合时宜的快慰之感。

Written by: 安德鲁·洛瑞(Andrew Lowry)

Translated by: 张玲瑜

原文地址:http://www.vice.cn/read/a-short-history-of-cannibalism-on-camera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